5.0

2022-08-30发布:

一千零一夜

精彩内容:

Contents

  捷克往後靠著,舒服地坐在椅子上,看著人們在爲叁個美麗而性感的少女歡呼,他笑了。欣賞的目光看著那些自己熟悉的小夥子,看著他們渾身的激情被那叁個美女的表演而不斷爆發的模樣。

  

  叁個少女中有兩個正在相互用食物油向對方雪白的身體上塗抹著,另一個像在伺候自己的丈夫,努力地吸吮著他的大雞巴。

  食油滴在柔嫩的肌膚上,涼飕飕的,不斷地向下蠕動,就像情人的手,輕柔地在敏感的地方撫摸。癢癢的,更加上對方的手緩緩地在身上滑動,觸弄著乳房,輕捏著乳頭。每一次的觸摸,似是蟻在爬,必定給對方身體帶來一陣陣的麻酥,一陣陣的痕癢。酥癢交雜著,一直向著心窩酥癢過去,女孩的身體在輕輕扭動起來,她們的心醉了,身體軟綿綿的,竟然一絲力氣也沒有。

  更難忍受的是,潛入心窩的酥癢竟化作一股股熱流。開始只不過像涓涓的流水,緩緩地在身體遊動。隨著對方的纖纖玉手滑向結實的豐臀,滑入那條窄長的臀溝,輕輕地撩弄著屁眼,那種涓涓細流開始洶湧,開始澎湃,漸漸地在體內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火在不斷地燃燒,身體發熱了,小穴的縻肌也在緩緩地蠕動著,它在向主人發出無聲的提示,告訴她空虛的感受。女孩呻吟了。隨著每一下的輕滑,她們的口中必會發出“嗚嗚”的呻吟。最後,“呀”地一聲,竟然把對方摸進自己兩腿中間的手緊緊地夾在玉腿之中,渾身在輕輕地顫抖不停……小夥子們圍著她們,不斷地搖動啤酒瓶,讓瓶裏的酒精爆發,激射。從瓶中噴射出來的酒精金黃金黃的,像一道道金色的細流,反射著燈光,箭一般地落在少女們的裸體上。當即,無數白色的泡沫在那些玲珑浮凸的嬌軀上泛起,噓噓輕響著。由于美女身上塗滿了油,白色的泡沫無法耽擱,當即又緩緩地向下滑動。

  一道道的,白泡與微黑的肌膚相互輝映,構成一幅變幻不定的誘人畫面。

  隨著女孩的肌膚在白色的泡沫中時隱時現,燈光也在她們的身體上不斷地幻滅,泡沫積聚在一起,一滴一滴地顯出它們的本來面目,亮晶晶地挂在美女那微微向上翹起的乳頭上,流向陰阜,滑入臀溝,然後,如金黃色的露珠,不斷地往地上一滴一滴地滑落。

  如此情景,朦胧變幻卻又勾人心魄,更加上令人著迷的呻吟聲,所有的男人都瘋了。瘋狂的人更加用力地把手中的酒瓶搖動,更多的酒精向著那叁個性感的美女的身上噴灑,看著散發酒氣的泡沫在女郎的身上流淌,他們在歡呼……這是一次單身男人的聚會,正由于這種狂野的聚會,才吸引著人們的興趣。

  “捷克,你真的了不起,你到底是從那裏把那些美妞弄來的?”捷克的肩膀被人用力地按著,力量之大,幾乎要把他的肩膀弄碎。他知道,那是他的堂兄。

  “就在本地的大學中。”捷克剛說完,見到堂兄的嘴巴微動,好像再次發問的模樣,連忙補充一句:“我說兄弟,在你提問之前,幹嘛不學會斯文一點?”

  聽了他的話,其他人都笑了。

  這時候,兩個滿身泛著油光的火美人一個躺著,另外一個則伏在她的身上,她們正爲所有的男人進行69式表演!

  捷克很滿意,他知道,他的設計已經成功。雖然,今晚還沒有結束,但現在已經夠了,已經證明了他的能力。

  事實很快得到了證明。這不,幾個小夥子向他走過來,不斷地祝賀著他,稱讚他找來了最美妙的玩伴。雖然,其他人還想說些什幺,但眼前的一切,已經不再是說話的時候。在剎那間的寂靜中,洛比,那個雞巴插入姑娘的口中的家夥,已經無力再戰,他低吼一聲,就在他的吼聲中,火燙的精液已經從他的馬眼中射出,噴進女郎的口中。

  人們舉著酒,向他走過去,不斷地向著他歡呼。

  捷克快速向前走,把坐在他腿上的膚色黝黑少女推開。人們一楞,一時間不明白他要幹什幺,當然,他的舉動招來了人們的譴責。

  洛比的雞巴仍然露在內褲的外面,直挺挺的,上面沾滿了從那女孩的嘴裏流出來的唾液,一閃一閃的,直在燈光中發亮。

  當一身健康膚色的美人被拉下去的時候,洛比神情愕然地看著捷克,臉上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不滿。嘴裏在嘟哝著:“你……捷克,你這個該死的,我玩得正開心,你這魔鬼要幹什幺!?”

  “你急什幺!”

  捷克把他拉了起來。他的雞巴仍然暴露在外面,濕漉漉的,好像也在向捷克發出無聲抗議。捷克指著那個黝黑的少女說道:“剛才,只不過是一道開胃菜而己,去吧,到那裏去。”他邪笑地用手指著隔壁說:“那裏──才是你真正的天堂。”

  人們在喧鬧著,他們都看著那重門,有兩人已經向著門走去了。洛比的臉紅起來了,幾次話已經到嘴邊,又住了口,最後他還是忍不住了。

  “捷克,你是說,我可以把她帶到那裏去嗎?”他回頭向著剛才爲她吸舔肉棒,膚色略爲深邃的少女點了點頭問。

  此刻,那少女已經被拉向一旁,一大群男人圍著她,大家不停地手腳並用,戲谑,恭維,佔小便宜。

  “放棄她吧,洛比。在這裏,我們將要通宵尋樂。只是,你別老想著她,她不是你的。放心吧,我已經爲你準備了特別的禮物。”

  旁邊的人一聽這話,當即有人在聲地嚷起來了,只是,這裏太吵了,他們的話,根本沒有什幺人聽得清楚。

  “洛比,放心吧,我保證沒有人會去打擾你,你也不要擔心會有人去破壞你的好事。”

  最後那句,他不但對洛比說,也轉向人群大聲得以讓所有的人都能聽得見。

  只是,聽得清的人太少了。大部份的男孩的注意力都落在檯面上那兩個美人的身上,她們兩人聯合在一起,共同玩弄著剛才爲洛比含舔肉棒的淺黑膚色的少女。

  看來,那女孩並不情願,只是,她被強迫著,滿臉無可奈何地被同性玩弄。

  場面是如此的火辣辣,它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再有人去留意洛比,也不會有人去留意捷克了。

  捷克帶著洛比,兩人一起走向那道門,捷克把門推開,把自己朋友往房間裏推了進去。然後,他把門關上了。

  房間裏沒有燈光,很黑暗,但仍然可以看到一個身穿著薄薄的衣服的女人。

  女人正兩膝跪在床前。她一頭長長的、蜷曲的頭髮飛散開來,把臉龐也遮住了,只是她渾身雪白的肌膚,卻令她在黑暗中更動人,更有魅力。

  一開始,洛比完全沒有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看著那個正跪在地上的女人,他開始顯得有點躊躇、不安。來到床邊,他坐了下去。女人仍然跪在地上,沒有看他,也沒有轉過身去。

  捷克站在門邊,看了一會兒,他見洛比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樣,搖了搖頭,然後對那女人說:“在床邊坐著的,是你的主人。女奴,你該面對你的主人,讓主人欣賞你的身體。”

  那女人的身體往後靠了靠,肥臀坐在兩只腳踝上,慢慢地把身體向著洛比轉過去,直到面對著洛比時,她才又跪得直挺挺的。

  終于洛比完全看清地上的女人了,他嘴一張,兩眼張得圓圓的,一副呆呆的樣子……

  看見這表情的捷克感覺到很有趣,知道這份禮物沒有浪費。一種惡作劇成功的愉悅,讓他感到難得的刺激,每次享受這種感覺,他就不禁回想到許久以前,那個還是懵懂小男孩的自己……第二章

  天亮了,捷克還在沈沈大睡。

  “捷克,快起床吧,要不,你又會遲到了。”他的媽媽拉著蓋在孩子身上的羊毛毯子,一把扯了過來。隨即,一陣涼風吹拂,捷克覺得身上一涼,連忙蜷曲著身子,翻過一邊,繼續睡去。

  “起床吧,小懶蛋!”

  媽媽大聲地叫著,她的手也重重地向著床上那個十叁歲的少年的身上打了下去,巴掌落在少年的身體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捷克讓媽媽一巴掌打得渾身一抖,連忙從床上爬了起來。

  “哎唷,媽媽,請你輕一點好不好,痛死我了。”

  一邊嘟哝著,捷克一邊用手搓著那被媽媽打過的地方。

  媽媽卻不理睬他,只顧著從他的抽屜中把已經洗乾淨的衣服拿出來。

  “現在,快點把衣服穿上,早餐已經放在桌子上了。”她一邊說著,一邊向著門口走去。“已經放了很久,快涼了。不過也許瑪麗和夢妮已經把大部份都吃光了。”

  “也許吧。”他一個人在嘟哝著。

  見怪不怪,他總是懶起床,每一次當他起床的時候,他的姊妹已經把所有的早餐都吃光,什幺也沒有留給他。不過,即使如此,他還是聽媽媽的話,快手快腳地穿好衣服,一把抄起書本和書包,連忙往樓下沖下去。

  “你放輕一點腳步不行嗎?看你,快要把樓梯也跺穿了。”媽媽一邊叫著,一邊用飯勺把鍋裏的稀粥舀出來,裝在碗裏,然後遞到她家裏惟一的小男孩的手上去。

  正在這時候,一陣敲門聲傳來,捷克的好友傑裏沖了進來,一邊向他們招著好,一邊向他們問好。

  “早上好,傑裏。你媽媽的烘面包賣完了沒有,星期六是不是照場業?”

  捷克的媽媽,羅娜·威爾森,迎著傑裏問。

  “早上好,威爾森太太。”說還沒有說完,他已經從他的好朋友的碟子上抓起一片面包,放到嘴裏去。

  “你把今天應該交的所有代數作業作完了嗎?”捷克滿嘴是稀粥和牛奶,迎著傑裏問道。

  傑裏聽了捷克的話,連半點的反應也沒有,就好像他根本沒有聽見一般。

  “傑裏?”

  傑裏仍然沒有回答。

  “你怎幺像是失魂落魄一般,到底發生什幺事啦?”捷克覺得很奇怪。

  他轉過頭去,看了看他的好朋友,確實,他已經失魂了。只見他兩眼發呆,一動不動的,好像是讓人家施了催眠術。捷克沿著他的目光看去,頓時又好氣,又好笑。

  “好小子,我還以爲你著了魔,原來你這家夥在偷看我的媽媽!”

  是的,傑裏正在看著羅娜,連半點掩飾也沒有,他的目光是那幺的露骨。

  早上的太陽很明亮,陽光照在小小的廚房裏,一片耀眼,捷克的媽媽正站在陽光和兩個十多歲孩子的中間,她穿著一身的極其普通的花衣服。在這個年代,她的衣著款式並不算是特別出衆,不過是透明度很高而已。作爲一個家庭主婦來說,根本很少機會到外面去,在家裏穿上這種衣服,那已經很足夠了,誰也不會去注意一位普通家庭主婦的穿著的。

  可是羅娜並不是普通的主婦。她不但穿上這件透明度高的衣服,在衣服的裏面,她連內衣也懶得穿上一件!她完全想不到自己的身體沐浴在明亮的陽光中,強烈的光線穿透她那件透明的衣服,她那凹凸有致的胴體,幾乎可以令他們一覽無遺。

  怪不得那小子如此著迷了!現在,不但是傑裏著迷,連捷克也讓媽媽的美妙胴體深深地震驚了。

  “面包夠不夠?你們飽了沒有?還要不要再多吃一點點?”媽媽微微笑著問他們,至于他們到底在幹什幺,她卻完全沒有留意。再說,平日她對傑裏就像對自己的家人一樣。所以,她根本沒有往其它方面想去。

  沒有注意到自己玲珑的身段被兩個小孩一覽無遺,羅娜站在那裏,向兩人展示了一個溫馨動人、充滿母愛的微笑。

  “要是那樣方便的話……伯母。”傑裏大聲地回答。

  本來,捷克想說足夠的,雖然他並沒有飽。如果還要呆在這裏等著烤面包的話,第一節課顯然要遲到,那就太劃不來了。只是,明明知道該怎樣做,可是卻說不出口來。

  他看見媽媽彎起腰,正想拿碗櫃下面的另外半條面包。當她把屁股高高地擡起來的時候,裙子被拉起來了,她那並沒有穿長襪的修長美腿以及裙底裏面的春光,又再半隱半露地出現在兩個少年的眼前。

  雪一般皙白的美腿已經吸引男人的目光。此刻,她彎著腰,薄薄的裙子緊緊地貼在她的身體上,清清楚楚地露出她那個成熟、渾圓,充滿著女性美的肥臀。

  在明亮的陽光下,她那條只能蓋住半個屁股的內褲以及夾在兩片臀瓣之間的那條神秘的小密縫也讓人一覽無遺。

  看著媽媽的美妙女體,捷克的心中被強烈地震撼,不知從什幺地方冒起來的熱流,已經在自己的體內流淌,激起青春期的激情、慾望、幻想和沖動。他興奮起來,興奮得渾身發抖,胯下那雄性的代表物也漸漸地充血,膨脹,堅硬地挺起來。

  媽媽的下體在不斷地移動著,捷克兩眼隨著媽媽的下體的變動而調整著,像被緊緊地粘在上面,無法一下子從媽媽的身上移開。突然,他在責備自己,爲什幺我以前沒有發現這妙處?爲什幺我以前從來沒有好好地看一次呢?

  突然,他的腿被踢了一下,輕微的撞擊令他大吃一驚,他連忙定了定神,勉強把目光從母親的身上移了開去。

  原來是傑裏!

  傑裏用腳踢了他一下,把他嚇醒過來。他兩眼狹促地向他直眨著,臉上微微地笑著,模樣好像是在捉弄,也好像是得意。

  不過,捷克並沒有生氣,這是他們共同的神情,以往,每當他們偷窺鄰居的女孩成功時,這種神情便是他們得意的標誌。

  有一次,當傑裏的姐姐在後院騎自行車時,大風突然吹來,掀起她的裙子,把她那平日從不輕易示人的美腿暴露在兩個小男孩的眼光之下。那時候,他們兩人的眼神正是這般模樣。

  奇怪的是,那種機遇平日並非沒有,視覺對內心的沖擊並非不夠強烈,但捷克覺得,今天的感覺是以前的從來沒有過,以前雖說也夠震撼,令他心跳加速。

  但這一次,當目光落在媽媽的身上時,自己不但心跳加速,連肉棒也挺起,難道是因爲這一次自己看到的並非別人,是自己親生媽媽的緣故嗎?

  媽媽把烤面包拿了過來,然後在每一個人的面前擺上一個碟子,無形中她給了兩個孩子更多偷窺她的時間。很快把碟子放在捷克的面前,然後,她彎著上身,傾斜著身子,把碟子往傑裏那邊放去。

  就在她上身下彎時領口張開了,隨著領口張開的一剎那,她那豐滿的胸脯從領口中呈現出來,雪白的乳球從杯罩中露出,兩只乳球緊緊地擠壓著,就在擠壓處一道深深的乳溝清清楚楚地落入兩個小男孩的眼中。

  一個爲準備早餐而忙碌的家庭主婦渾沒發現她的美妙身體已經暴露在兩個小孩眼前了。

  “你們兩個快點吃吧。看來,吃過早餐之後,你們得跑步上學了。我可不想再從你們的老師那裏收到通知單呢。”她微微地笑著,對兩個小男孩說道。她一說完,就不再理他們,只顧著自己祈禱去了。

  媽媽一離開,傑裏傾斜著身體對捷克說:“你媽媽向我調情了。”

  捷克一聽,氣了,瞪大雙眼,緊握著拳頭,向著好友晃了晃。

  “看你,生你什幺的氣,老實跟你說,要是她真的想我,你可千萬不能怪我哦。”

  聽了他的話,捷克的直拳來了,傑裏迅速避過。

  “嘿嘿,我說老兄你別再妄想著動手了。你沒有看見她離開時那個大屁股在不斷扭捏的發騷模樣?我敢肯定,只要我們一離開她就馬上自己手淫。嘿嘿……那幺性感的美人。如果她是我的媽媽,那該有多好!”

  這一次捷克連拳頭也懶得晃了。他知道,傑裏本來就是一個那幺無恥的人,對于他的鄰居和所有他看到的女人,他就喜歡用這種粗魯,下流的字眼去評價她們,即使是他的姐姐。當她的大腿露出來的時候,他同樣用色迷迷的目光去偷看。

  只是,妒忌的心理已經控制了他的心靈,他討厭這個好朋友!

  晚上,捷克已經知道,自己的媽媽很有欣賞的價值。跟他的好朋友傑裏的媽媽一樣,她的身體凹凸分明,玲珑有致,跟同齡的女人相比,她的身段要比她們好看得多。雖然他的姊姊比媽媽要年輕得多,但她的身材,卻根本無法跟媽媽相比。

  捷克覺得很奇怪,爲什幺自己以前沒有留意她呢?他也在猜疑,傑裏早上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呢?她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他呢?

  這時,他想起每一次當傑裏到來的時候,流露在媽媽的臉上的笑容,還有,每一次媽媽都要微笑著堅持請傑裏吃晚飯。

  一想到這裏,捷克內心又再次升起濃濃的妒意。

  當我們上學之後,媽媽是不是自己在家裏手淫?

  捷克知道,一個人在家裏偷偷地手淫是女人常常會發生的事,以前,他就不止一次希望偷窺一下,到底女人手淫的時候是怎幺進行的。他真的希望弄個明白,到底女人手淫,跟自己平日手淫時有什幺不同呢。

  自此以後,捷克伴在媽媽身邊的時間多了,每當媽媽做事的時候,他也會幫幫母親的忙。當媽媽要紡織一條披肩時,她也會把兒子叫過來,讓他幫忙把線團分開,母子之間的感情也因此而日漸深厚起來。

  到了晚上,一家人就會圍在電視機的前面,一起看著“Honeymooners”。每當看到有趣的場面,爸爸就會忍不住,不斷地大聲笑起來,他的大笑往往招來叁個子女的不滿。

  那時候,媽媽也會和家人坐在一起,只是,電視上播放的是什幺節目,她根本不去理會,她只想和自己的家人坐在一起,只要跟家人在一起,她的內心就會充滿著幸福的感覺。

  可惜的是,只要他們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時候,長長的椅子往往坐不下所有的人,對于這一點,捷克並不生氣,再也不像以前,老跟兩個姊妹搶著坐,現在他會跟著媽媽一起,緊緊地靠著媽媽的腿坐在地面上。那時候,他兩眼總是不安分地在媽媽的身上滴溜,色迷迷地在媽媽的美腿上亂轉,電視播放的是什幺節目他也同樣不清楚。

  只要媽媽不察覺,他的目光就會盯著她的腳踝還有被鞋面蓋掩著的腳。每一次當他的目光遊上媽媽的小腿上,他就會無比驚奇,原來媽媽的美腿的曲線竟是那般的美,她小腿上的肌膚竟是那樣的白。

  爲什幺以前我沒有注意她呢?

  無數次,他一次又一次地反覆暗問著自己。

  與跟他同樣年齡的男孩一般,捷克越是看得多,他心裏的好奇心越重。

  漸漸地,媽媽那雪白的腳踝和她那嬌嫩、光滑的小腿已經不再能滿足少年的好奇心了。他渴望著能從媽媽的身上發現更多的妙處,他不停地想像著,從她暴露在衣服外面的部位想到她身體上更多的地方。

  與此同時,他的手不會不斷地在媽媽的身上碰撞著,他希望撫摸她,更希望能夠從她的身上看到更多,更多……

  該發生的,始終要發生。

  捷克仍然記得第一次。當時,沒有什幺警兆,也沒有什幺細節,簡簡單單的,只是剎那間媽媽移動了一下身體,改變自己坐的位置,她的兩腿也無意地張開了一些。

  那只不過是一個習慣的動作,沒有什幺值得奇怪的動作,要是在平日誰也不會去留意。只是,今天不同,因爲捷克正坐在她和身邊。她移動時,身體上的肌膚一直在兒子的手臂上磨擦著,雖然,母親的肌膚清涼、嫩滑,一直涼到捷克的心中,卻激起了他心底中的慾火。

  不知爲什幺,捷克竟好像事先已經知道這事要發生,他正在等這事發生。他只想撫摸她的大腿,甚至,希望她在移動的時候,她的身體能夠與他接觸。

  對于其他人來說,他的想法相當可笑,也相當荒謬!但捷克卻感到震動,以致有點忘乎所以,幾乎高興得連可以撫摸媽媽的肉體的機會也放棄了。還好,他的頭腦還有點清醒,所以,他的手按在媽媽的大腿上,這一次,是用力地摸在大腿上。

  不知是沒有感覺到兒子的用心還是什幺原因,媽媽讓他的手放在她的腿上,竟然動也沒動。

  溫暖、光滑、嬌嫩,無數意想不到的感覺當時全部湧進少年的腦海中,他太高興了,高興得連身體也在微微地顫抖,呼吸也在不斷地急速,他不得不想方設法令自己的呼吸平穩下來,以免讓別人發現他的用心。

  現在,他的手上還纏著毛線,捷克知道,就算自己再過份,但只要媽媽不聲響,別人是不會知道的。

  媽媽會出聲制止他嗎?看樣子,她不會。所以,他很放心地橫著身子,兩手緊緊地壓在媽媽的腿上。

  立即,軟綿綿的肌肉,是那幺豐滿地承托著自己的手,就在那豐厚的骨肉上一陣暖意漸漸地透過他的手心,導入他的身體中。

  哦,原來女性的肌膚摸起來是那樣的舒服。儘管那是媽媽的肌膚,但撫摸媽媽的感覺,仍然是那幺令他的心中興奮,令他心跳加速。

  突然,捷克覺得渾身有點發毛,他連忙一看,原來,媽媽正在盯著自己。雖然她一聲不響,但她的眼神是那幺的生氣,是那幺的惱火,像一把鋒利的小刀,一直剜向捷克的心窩。

  捷克心裏一抖,幾乎要把手從她的腿上擡起來。

  然而,那只不過電光火石一般地在他的心裏一閃,他的手好像完全不受他的思想控制,它們仍然留在媽媽的腿上,仍然用力地上她那白嫩嫩的肌膚上壓著,彷彿他完全不知道,此刻媽媽的目光是多幺的生氣!

  媽媽只是用目光盯著他,並沒有說一句話,但是,目光的意思很明顯:放開你的手!馬上!

  捷克的心裏害怕,但有一點他是完全放心的,那就是媽媽沒有開口制止他!

  只要媽媽不嚷出來,家裏就沒有人會知道這事。

  這樣看來,只要我不把手移開,媽媽也沒有辦法制止我。那種想法一生起,心中的深處當即升起一種犯罪的感覺。

  不行的,我這樣做是不行的!現在,媽媽沒有罵我,但是,過了今晚,明天呢,明天她也不會罵我嗎?答案很明顯了,明天,她一定會狠狠地克我。

  不過,就算媽媽如何罵,那也沒有什幺,她肯定不會對別人說,而我,也絕對不會告訴他人,這是我跟媽媽兩人的秘密,我相信,我們會把這事處理好的。

  媽媽真的很生氣,她用最嚴厲的目光制止著自己的兒子,讓他把手從自己的腿上移開,當時,她以爲,她那樣幹,兒子一定會怕。誰知道,就在她用兩眼狠狠地訓他的時候,他不但兩手沒有如她所願地移開,反是一直壓在她的腿上,心神恍怫的,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他竟然無視我的制止!媽媽又羞怒交加,卻一點解決此事的辦法也沒有。無奈之下,她只好把手中的毛線散開,讓它們散在自己的腿上,同時,也蓋住自己兒子正在撫摸她兩腿的手。

  只是,由始至終,她兩眼都怒視著捷克,恨不得狠狠地揍他一頓。

  雖然,母親的目光可以撕碎他,但捷克卻不再害怕,也沒有把手挪開,整整十分鍾,他一直把手壓在她的腿上,玩弄媽媽那擱在兩膝附近的腳踝。幸運的是,媽媽只是兩眼噴火,卻連一個字也沒有吭…………

  第二天早上,他的媽媽把他從睡夢中喚醒,聲音嚴厲地問道:“告訴我,昨天晚上你到底想幹什幺,你這個小壞蛋!?”

  雖然,她仍然是怒不可遏,但她卻把自己憤怒的聲音壓得低低的。

  也是該起床的時候了,捷克爬了起來,坐在床面上,一邊打著呵欠,一邊伸著懶腰。此刻,他滿腦子仍然是昨天晚上的事:

  昨晚離開媽媽之後,他獨自一個人躺在床上,疲憊卻無法入睡,滿腦子完全是媽媽那嫩滑、溫暖的肉體的想像,初次撫摸女人感覺令他興奮莫名,朦胧的想像再次在他的腦海中出現,就在幻想出現的同時,他胯下的肉棒開始擡頭,他想得越多,它也漲得越來越硬,最後,他自己也覺得它有點兒發痛,于是,他把手摸下去,緊緊地握著它,用力地套弄起來。

  媽媽的幻像越來越清晰,可愛的小足踝,又白又嫩又滑的美腿,還有美腿上的……

  是什幺模樣的呢?龜頭隨著他的手不斷地在包皮中出沒,他的思緒一直向著媽媽的身體中漫遊,觸摸,他觸摸她胸前那脹鼓鼓地挺起來的地方,也飛到她的兩腿的中間去……

  那是什幺模樣的?他沒有見過,但就在他自己不斷的設計中,肉棒一陣陣地跳動,不久就迎來了那種令他四肢蜷曲,身心雀躍的快感……他已經記不起自己到底有多少次射精了,他只知道現在很累。他仍然記得,就是他沈沈入睡之前,他曾經想過:“我該怎幺辦?”

  “回答我,捷克!”媽媽站在他的面前,手放在他的屁股上,目光在脅迫,手也在脅迫。

  “沒什幺,媽媽,我……我只是想……”

  想什幺呢?他不由得一陣遲疑,他不得在考慮接著下來的措詞。像傑裏那樣,滿口粗魯、猥亵地告訴媽媽?不行,那只能起到反作用!

  捷克愛自己的媽媽,他完全沒有考慮到,只因昨晚一時的失控而最終惹來媽媽的不滿。事實上,他的心裏在揣著:媽媽喜歡什幺呢?她喜歡什幺樣的感覺呢?

  媽媽的感覺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當時自己已經陷入窘境之中。

  “我……我只想……清楚媽媽那時候的感覺。”

  他的回答並不那幺肯定。

  聽了兒子的話,她神色吃驚地彎著腰,把頭湊到兒子的臉上問:“所以,你就決定在你爸爸和姊妹們的面前看一看媽媽的反應了,是不是,捷克?”

  她連說話也帶著“絲絲”的聲音,可以聽得出,當時她的語氣是多幺的憤怒和尖銳。只是,對于一個只有十多歲的孩子來說,那根本就是一個用不著任何答案的問題。

  捷克的氣也生起來了,他同樣也把臉湊過去,一直到可以看得清媽媽那張開的領口的位置,用同樣的語氣問:“難道媽媽你完全不喜歡我撫摸你的乳頭或者是你身體的其它地方的感覺嗎?”

  從領口的張處他又看見媽媽裏面的杯罩,少年的下體又挺了一挺。

  想不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跟她說這種話,媽媽又是大吃一驚,她連忙挺起身,隨手一巴掌向著他那張調皮的臉就拍打過去。

  隨著“啪”地一響,捷克呆呆地看著媽媽。他沒有說話,也沒有哭,只是用手輕輕地撫摸著臉上那被媽媽打得火辣辣的地方。媽媽怒氣沖天地站在兒子的面前,一會兒,才突然轉過身,再也不管自己的兒子,逕自離開兒子的房間。

  看著媽媽離去的背影,捷克忽然生起滿足的感覺,他已經把自己的信息傳遞了給自己的媽媽,他告訴她,希望她不要阻止他在她身上的享受。直到媽媽走了出去,“嘭”地一聲,重重地把門關上時,捷克覺得,自己的願意已經收到了既定的效果。

  過了一會兒,捷克穿好了衣服,準備享受新的一天。

  臉上,被媽媽打過的掌印很清晰,火辣辣地作痛。從小,他何曾受過如此的對待!一股莫名其妙的怒氣沖上他那已經發紅的臉,他生氣地往外走去。

  走出房來,他看見媽媽正在廚房,獨自在清洗著家人吃早餐時弄髒的碟子。

  她自個兒在忙著,根本沒有留意到她那個怒火滿胸的兒子正站在她的後面。直到他伸手抱著她,突然按在她胸前那兩個豐滿,成熟的大乳房上的時候,她才發現兒子的存在。

  只是,當她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兒子已經摸到了她的乳球上。

  “你,你要幹什幺?”她用力地掙著,扭動著,希望能夠擺脫緊緊地摟著她的上身的手。

  只是,那雙手實在有力了。媽媽無論如何,總也無法擺脫得了。當她轉過臉去看的時候,她才發現,原來緊緊地摟著她,兩手壓著她的乳房的人並非別人,卻是她自己的親生兒子。見是自己的兒子,她不再掙紮了。

  一見母親不再掙紮,捷克更加放肆,他用他兩只強有力的手,拉著媽媽的上衣,用力的撕扯著。可憐那件衣服太薄了,才不到叁兩下,捷克已經把它撕爛,分成一片片,紛紛掉到地上去,只是,完全沒有強姦經驗的他,有能力把媽媽的外衣扯爛,卻對著媽媽那個杯罩毫無辦法,一連幾下,都失敗了。

  “住手,捷克!”她不敢高聲張揚,只能低聲地喝著自己的兒子。

  仍然處于憤怒之中的捷克並沒有聽他媽媽的話,他一只手仍然緊緊地捂著媽媽胸前的美乳,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用他那只粗糙的手用力地揉著,另一只手卻摸到媽媽的下體上,把她的短裙拉到腰部,然後,插入她的內褲中,緊緊地拉著它的邊緣部份。

  薄薄的棉質內褲本來就不厚,它的韌度也很脆弱,捷克無須用多大的力氣,只聽得“嘶嘶嘶”連聲響起,媽媽的內褲已經被她的兒子撕碎,飄落在她的腳踝上。

  已經生過四個孩子的媽媽從兒子的手滑向他的下體,急急地鬆開著他的褲子上的紐扣,一陣陣沈重的喘息聲,暖暖地噴到她的脖子上時,已經知道即將會發生什幺事,她惶急,卻又無可奈何。

  此時,她想大聲地呼救,但是,話到了她的嘴邊,她卻無法喊得出口來。難道真的要把外人喊進來,讓他們看著自己的兒子把母親的內褲撕爛的模樣?讓他們來欣賞自己的下體?

  就算是把別人喊人了,那又能怎幺樣?自己的顔面何存?兒子的顔面又向那裏放?

  登時,她不敢叫,也無法叫得出口。

  天,到底我做錯了什幺?

  是什幺地方弄錯了?

  她覺得驚疑,惶惑中淚珠已經一串一串地從眼睛滾下來,滴到自己的臉上。

  這時候,媽媽感到男性生殖器已經開始向著她的兩腿之間頂進去了,只是,毫沒經驗的他簡直不懂,到底自己的性器該插向女人的什幺地方去,他只顧著兇猛的向著媽媽的兩腿的中間插著,不斷地推開她的肌肉,毫不退縮地往裏推進。

  剎那間,媽媽的心掉進了冰窖中,一陣顫抖、恐慌、迷惘襲向她那空虛的心。隨著兒子的性器的不斷深入,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捷克沒有想過媽媽的心情,他瘋狂地挺著他那根幾乎要爆炸的肉棒,毫不客氣地沖進媽媽的兩腿之間,下體在迅速地挺動著,胯部強烈地撞擊著母親那個肥肥厚厚的屁股,不斷地發出“啪啪”的撞擊聲。

  肉棒穿過媽媽的兩腿,毫無阻礙地進出著,沒有淫液的滋潤,沒有暖暖的嫩肉的包圍,吞噬,青春期的肉棒,絲毫也感覺不到性交的樂趣,他的慾火開始消減了。

  兒子對母親的姦淫,對于母親來說,是極大的傷害,媽媽的心已經被悲哀籠罩了。只是,兒子的抽插卻輕易地轉移了母親的注意力。

  他在幹什幺?

  悲哀的心突然想笑,她爲兒子的無知逗得直想發笑。

  他太沒有經驗了。連如何插穴也不懂!

  肉棒雖然沒有插進母親那需要男性的雄根安慰的部位,但卻挑逗著她的欲念,它不斷地、頑強地掠過媽媽的陰蒂。一開始,媽媽尚沒有什幺感覺,但陰蒂是女性的敏感部位,隨著兒子的肉棒的磨擦的次數的增加,母親的小肉芽開始漸漸地充血,膨脹,在兒子那火燙的肉棒的撞擊中,它生起酸、麻、癢甚至有點生痛的感覺,也挑逗起媽媽心底的慾望。

  起初,慾望只是淡淡的,似有實無,虛虛幻幻,媽媽一動不動,任著自己的親生兒子胡爲。但漸漸地,在小豆豆一次又一次被觸動中,媽媽的身體開始發起熱來,每一次小肉芽被磨擦,便有一種無法抗拒的痙攣撞擊她的心,小穴開始微微地發起熱來。

  爲什幺我會有這種感覺?那是我的親生兒子,我是他的親生媽媽!

  不行的,我不能讓自己的親生兒子汙了自己的身體,那是罪惡。

  她咬著嘴唇,不斷地與下體那種不受控制的感覺抗衡。只是,人的意志太脆弱了,那種感覺也太強烈,無形中,亂倫的快感開始緊緊地攫著她的心,她開始動搖了。

  兒子的肉體還在自己的兩腿之間胡弄著,媽媽暗暗地歎了一口氣,她把身體向前傾斜,兩腿也在不動聲色中張開,她的屁股向著兒子挺起,好讓兒子能夠找到他的肉棒應插的部位。

  充滿著渴望的少年在毫無經驗中亂闖,直到媽媽把兩腿張開,屁股高高地挺起,他才有了一點想像。于是,他用手握著自己的肉棒,對著媽媽那個緊緊閉攏在一起,幾乎沒有半點空間的小穴,慢慢地插進去。

  就在媽媽把屁股挺起來的時候,突然,她覺得屁眼一緊,接著,火辣辣的有一根堅硬的東西,有如鐵棒一般地擠開她的肛肌,向著她的屁眼深入。

  “天,捷克,不行,你插錯了,不是那裏,你要插的並不是那個地方。”

  肛肌被撕裂的麻癢和疼痛令媽媽已經忘記了生氣,她不想讓兒子幹她那個地方,她的那個地方還沒有被男人弄過,她著急,不斷地提醒兒子,不斷地扭動著屁股。

  媽媽的呻吟,媽媽的扭動,彷彿是在兒子的心中潑上一桶油,使他原來已經洶湧的熱流更加強烈。

  他不管媽媽的抗議,也不理媽媽的不安,兩手緊緊地摟著媽媽的胯部,龜頭艱辛地向著女性那個緊閉的地方用力地插入。

  “不,捷克,不是那裏,你拔出來,你快拔出來。”

  肛肌被撕裂的痛楚更加明顯,媽媽尖聲地叫著,突然,她的身體上前一撲,屁眼緊緊地收,于是,捷克的龜頭再次被拒絕于門外。

  “唔”,捷克輕哼一聲,兩手用力一拉,再次把媽媽的下體拉到自己的身邊。肉棒被趕出來了,但媽媽的小穴已經開始蠕動,就在它慢慢的蠕動中,一陣陣的空虛令這個中年女人不安,心底也開始有了渴求。

  臀溝頂著肉棒,媽媽不動聲色地一聳下體,終于,兒子的肉棒找到自己的小穴中去了。他兩手摟著媽媽的腰部用力一拉,只聽得“噗”地一聲,肉棒已經沾著小穴中的淫液,急速地插進媽媽的肉壺中去。

  “哦……”空虛的密壺讓兒子的肉棒填滿了,一陣充實的感覺傳來,母親的心中暗暗地呻吟了一聲。

  現在,捷克終于明白幹穴的快樂。肉棒剛插進媽媽的密壺中,一陣淫液湧向他的龜頭,四周的嫩肌也圍了過來,緊緊地把它包圍起來,吸著,咬著,噬著。

  水是溫暖的,媽媽小穴中的糜肌也是溫暖的,捷克彷彿整個人也被媽媽的溫暖所包圍,流淌在他心中的暖流,當下強盛了不少。

  “噢,媽媽你真好……”捷克頭一仰,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兩手一用力,青春的肉棒急速地向著媽媽的肉壺的深處直闖而去。然後,他忙忙地抽出,再忙忙地插進。

  “嗚……”中年美婦高聲地喘息起來,在她的內心之中,她在暗暗感激著自己的兒子,感激他不再向著她那個從來未被開始過的地方挺進。

  “啪啪啪……”本來只聞瓢盆碗碟和鐵鏟聲的廚房,響亮地發出肉與肉之間的急速的碰撞聲,兒子在幹自己的母親的小穴的淫亵呻吟聲。

  “啪啪啪……”青春期的亢奮得到了安慰,捷克簡直像一部機器,不停地向著媽媽的小穴狠狠地插入。

  就在兒子每一次的插入中,媽媽那空虛的地方傳來一陣陣的刺激,充實的感覺攫緊她,舒服的感覺不斷地隨著兒子那無休無止的抽插傳來。

  “噢……”母親終于發出了她第一聲快樂的呻吟聲。

  “啧啧啧……”兒子那略嫌瘦削的身體在不斷地前後擺動,就在他每一次的擺動中,肉棒一次次地向著媽媽的深處捅進去。

  媽媽兩手撐在盥洗台邊,身體隨著兒子的抽插而前後急速聳動,在她的胸前圓圓地懸挂著兩只大乳房,乳房也在前後急速地抛動著。

  “哦……”捷克渾身汗水,嘴巴大張,在他無休無止的挺動中,忽覺得身體一陣發緊,無法形容的舒服從光滑的龜頭上傳來。突然,他脊椎一麻,屁眼一緊,肉棒連連地悸動起來,隨著它的每一次的悸動,一股股火辣辣的液體有力地向著媽媽身體的深處噴射進去……

  終于,就在自己的家裏,就在廚房中,捷克完成了他青春期的洗禮,他把自己的童貞獻給了自己的媽媽。

  第一次,他的心裏有了一種踏實的感覺,他知道,從此以後,媽媽就多了一個丈夫,她的一切,都將會屬于他!以後,終自己一生,他都會好好地照顧她,不停地幹她!

  只是,他還年輕,根本不知道媽媽的需要,也不管媽媽的需要,他只顧著自己舒服,在無比舒服的感覺中,他把自己的精液全數送到媽媽的身體中去……第叁章自從捷克把亂倫種子射進媽媽的身體之後,他開始爲自己的所做所爲而內疚不己。他不僅僅是做了錯事,而且幹了天底下最不可以饒恕的錯事,他幹了自己的媽媽,而且是在她不情願的情況下幹了她,強姦了她!

  這樣做誰也不喜歡,更何況,這是亂倫,兒子強姦母親,母親更不會原諒。

  那是母親最反感的事,他偏偏做了!

  再說,媽媽的內心之中,既不渴望也不會接受跟自己的兒子做愛,那只不過是捷克自己單方面的獸性行爲,正是他那獸性的爆發,深深地傷透了母親的心。

  一連幾天,捷克都活在自責的陰影中。他曾經嘗試把媽媽的影子,從自己那已經培育起亂倫素質的心中抹去,甚至,只要母親在場的時候他就會儘量迴避。

  他們兩人碰在一起,大家也沒有什幺話好說,即使捷克有什幺不得不跟媽媽談,媽媽總是以厭惡、鄙視的目光看著他。

  在這事上,捷克並不覺得難過,他們兩人仍然在一起,他們並不孤獨,而且媽媽對待自己的態度,正好幫助自己達到目的。

  艱難的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了。捷克又回到學校,在學習中,在同學之間的嬉戲中,亂倫的陰影慢慢地從他心裏消失,他不再整天活在對自己的譴責之中,他再次自由了。

  惟一改變的是媽媽對他的態度:捷克跟媽媽兩人的目光相遇時,媽媽已經不再用那種憎惡、鄙視的目光看他。不過,她還是在處處迴避著自己的兒子,看樣子,她比兒子更希望淡化那件事。

  捷克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幺,去彌補這次過錯。

  日子是無聊的。有時候,捷克會跟傑裏一起,到繁華大街對面那低矮的欄桿上坐一回。

  幾個星期來,傑裏見到捷克老是不高興的樣子,自己的心裏也不好受,所以,他常常陪他到這裏坐一坐,好讓自己的朋友輕鬆一下。

  事實上,這裏,是觀察女人的最好地點。如果是溫暖夏天,陽光暖洋洋地照著,城裏的女人就會穿上最好的夏裝,然後,上商店,到處閑逛。

  城裏的車輛太多了,要到街道的另一邊,必須走天橋才安全,大多數的女人要從天橋到對街去,必須從這裏過橋,這兩個少年所挑選的地點,正好可以無拘無束地觀看她們。

  傑裏是個毫無顧忌的人,每當他看到有趣的事,他就會大聲地叫起來:“捷克,你看到那女人的肥奶嗎?真大!”

  傑裏所指的,是麥克唐娜太太。捷克並不喜歡她。

  “哎呀,你沒有注意到,麥克唐娜太太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有六十歲了!傑裏。”

  “誰會介意那一點!我只知道,如果你把你的臉伏在她兩個乳房的中間,它們足可以把你整個人也遮掩起來!”

  傑裏,就是一個那樣的人,老愛開玩笑!對于每一個從他面前經過的女人他都要評論一番,他根本不管那人是老是少,是肥是瘦,他總會找出她身上的某個部位來說一回。總之,總有他的話說。

  最後,經過幾次深呼吸之後,捷克問起那個一直令他耿耿于懷的問題:“傑裏,爲什幺你說我的媽媽喜歡你?”

  “哦……?”他的朋友聽了他的話,把目光從兩個路過的女人的身上移開,轉過頭來看著捷克說:“你還記得我那句話?哈哈哈,你相信我說過的那件事?

  哈哈哈,你真的很蠢,那只不過是我騙你的話而己,難道你不會動一下你的腦筋想一想的嗎?”

  “那就是說,我媽媽從來沒有給過你什幺暗示,也從來沒有表示過,她比平常更要喜歡你嗎?”一會兒之後,捷克又再次問道。

  他想了一會兒,再次想到了糊弄他朋友的念頭,狡黠地笑了笑說:“唔,讓我想一想,好像……好像……好像是有過一次吧。”

  “真的嗎?”捷克整個人往傑裏那邊靠過去,急切地知道事實的真相。

  “我還記得那一次,我坐在你家的飯桌前,突然有誰在桌子下面碰我的腳,然後,輕輕地撩弄著我的腿,慢慢地往前移動著,只是,當時我還傻呼呼的,一點也不明白大人們在搞什幺,當我知道那是你媽媽的腳時,她已經壓在我的褲裆上,壓著我的肉棒,不斷地盤旋著起來。”

  那只不過是他爲了糊弄好朋友臨時隨便編出來的故事。所以,他得拚命地忍著不笑出聲來。

  他裝作很嚴肅的樣子,一本正經地對捷克說:“當時到底持續了多長的時間我已經再也記不起來了,只是,我還記得,當時你到洗手間去了,你的家人都在看電視,沒有一個人理會我們。你媽媽假裝收拾碗筷,走到我的跟前來,用手握著我的……呵呵呵,就算我不明說,你也應該知道她握住我的什幺東西了。”

  看到捷克一臉緊張的聽著自己的胡說八道,傑裏差點就笑了出來。

  “當時她問我的肉棒夠不夠大,是不是很長,可不可以用來幹一個像她一般性饑渴的女人。當然了,我百分百肯定那是事實。只是當時她還不大相信,因此她要用手來摸一摸。還好,她不但摸我的肉棒,還拉著我的手,一直拉到她的胸前,緊緊地把我的手壓著她的大奶奶。這還不止,她還假裝成收拾碗筷的模樣,身子往我這邊傾過來,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吻著我。”

  傑裏隨口說著,一邊仔細考慮如何將故事結束。

  “只是,你從樓上下來的腳步聲破壞了我們的好事。她一聽到你的腳步聲,連忙一本正經地收拾起碗筷來了。”

  捷克呆呆地聽著,臉上開始充滿憤怒,兩眼瞪著傑裏,像是要噴火,好像恨不得一下子把傑裏吞到肚子裏去。

  傑裏看著他的模樣,不禁哈哈地大笑起來。

  “你笑什幺!”捷克惡狠狠地問。

  “哈哈哈,我在笑,我在笑……你啊,記得開始我曾說過,你應該用你的腦袋去想問題嗎?難道你聽不出我一直都在跟你開玩笑嗎?算了,老實告訴你,我和你媽媽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們、什、幺、事、情、都、沒、有、發、生。”

  傑裏一字一頓地說道。

  說完,他又轉過頭去,欣賞起那個正在大街騎自行車的大奶子女孩去了。這還不止,他沖著那女孩,大聲地問道:“餵,漂亮的小姐,可不可以讓我享受你男朋友的福利?坐在你的自行車後面,帶我到你家好嗎?”

  傑裏在幹什幺,捷克不清楚,他的腦袋迷迷糊糊的,一直在想著傑裏的話。

  他之所以要問傑裏,跟以前的妒忌不同。現在,他只想知道事實的真相。當然,他也希望自己的朋友告訴自己的是實話。不過,即使是實話,他也會失望。

  要是傑裏說的都是真的,他就會在一種慶幸心理!

  如果媽媽真的與傑裏有一手,那幺,他雖然幹了自己的媽媽,他也不再爲自己所作的事而感到內疚,雖然,要是真是這樣的話,捷克肯定會很生自己的朋友的氣。

  只是,傑裏說的是實話,他無法恨他。

  傑裏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他說得對,自己真的腦袋不太靈,遇到什幺事,自己很少認真地去思考一下,現在,他很想把傑裏的腦袋換成自己的腦袋。

  突然,幾乎是憑著一種生理的直覺,捷克覺得自己真的可以“聽”出傑裏的想法。

  不知道是什幺原因,就在捷克覺得傑裏所說的話確實是實話之後,他的腦袋突然一陣清晰,很快就發現了什幺東西。他不得不集中起精神來,漸漸地,他發現在,原來自己竟然可以進行傑裏的意識中去。

  他一進入傑裏的意識,很快就從他的腦袋中發現了什幺,他覺得,那想法和捷克的媽媽沒有半點關係。但是,傑裏曾經偷窺過自己的媽媽,珍妮,跟傑裏的繼父作愛,而且,是在不久之前!

  他越聽得多,就越發現得多。

  現在,捷克開始清楚自己的好朋友的內心世界了。他也像自己一樣,想幹自己的媽媽,而且,他不但想著要幹自己的媽媽,還想著幹捷克的媽媽,當然,還有捷克的兩個姊妹。

  越聽得多,捷克就越明白得多。

  現在,他還從傑裏的記憶中知道,傑裏跟自己的姐姐已經有了一手。他的姐姐,就是幾個月前捷克和傑裏一起在前院看著她騎自行車,結果讓風把她的裙子吹起來的那一位。

  傑裏的姐姐叫愛絲,只要她高興的話,她就會讓自己的大雞巴弟弟進入她的房間。在她的房間裏,姐弟倆經過幾個深夜的接觸之後,傑裏已經沖破他姐姐的防線,終于被他姐姐允許爬到她的身上,用嘴,用舌頭品嚐她的小蓓蕾,用舌尖挑破她的花唇,舔弄她的肉壺。

  雖然,姐姐不讓弟弟幹她的肉壺,也從來不允許他用手去玩她的身體,只讓他用舌頭去舔她的肌膚,又或者是爲她作背部的按摩,但傑裏還是喜歡偷偷地走進姐姐的房間去。

  姐姐也喜歡欣賞弟弟在自己的面前手淫,她常常在父母不在家的時候,把弟弟叫進她的房間,然後姐弟倆同時把身上的衣服脫光。姐姐坐在床緣,弟弟站在地上,姐姐會吩咐弟弟站在她的面前,手握著自己的大雞巴,她兩眼看著弟弟的大雞巴,兩腳慢慢地收攏,一直收到床沿。

  她用腳踝撐著床沿,自然地張開兩腿,讓弟弟的目光從她的陰阜開始,沿著她的小秘縫,恣意欣賞她的花唇。

  她會用自己的手壓著小秘縫中的小肉芽,慢慢地揉弄起來。當指尖接觸到敏感的小豆豆,姐姐已經忍不住渾身顫抖著,嘴裏發出令人酥軟的呻吟聲。

  當姐姐身上的衣服脫光,傑裏看著她渾身雪白的肌肉,他的心已經忍不住地狂跳起來,肉棒也隨著心跳的加速而迅速地膨脹。

  當姐姐坐在床緣上,兩腿慢慢地張開,讓弟弟慢慢地欣賞自己的秘部時,傑裏的肉棒便連連地悸動起來。

  他握著它,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他看著姐姐的小豆豆在姐姐的指尖下膨脹,尖尖地挺起,看著姐姐越來越用力地用指面壓著它,在它的周圍來回地旋動著,聽著她口中的呻吟,看著她的嬌軀不斷地扭動,一股渾濁的蜜汁從她那小小的肉壺中緩緩地滲出,滑向她那個緊緊閉攏在一起,不斷地時張時合的小屁眼上。他已經發瘋一般地套動著肉棒,跟姐姐一起發出無法壓抑的呻吟聲……只要父母不在家,他們姐弟倆常常那樣做,姐姐喜歡讓弟弟看著她自己手淫,她也喜歡看著弟弟在她的面前玩弄自己的雞巴,待弟弟無法忍受的時候,她會讓弟弟把精液噴射到她的肚皮上和大腿上去。

  他們從來沒有幹過比那更越軌的事。但是,傑裏卻總是希望有一天,他能夠在姐姐那黑暗的房間裏,姐姐會讓他爬到她的身上去。

  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用自己的大肉棒,狠狠地插進姐姐的小肉壺中。

  那些事,傑裏以前曾經在捷克的面前有意無意地不止一次談起,現在,他越想越覺得驚奇。從傑裏的身上,他想到了自己,他開始覺得如釋重負,原來,想幹自己媽媽的,並非我一個!

  找到了同好,證明自己並不孤獨,捷克的高興實在非筆墨可以形容。這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釋放了的心開始輕鬆、自由。雖然,爲什幺自己能夠聽到傑裏心中所想的,他一點也不清楚,但他是一個聰明人,就在那一剎,他忽然有了新的想法,他希望依靠自己這種難以令人相信的能力去吸引家裏其它的女人!

  “傑裏,你看到沒有,那個好像你的媽媽,好一個圓圓的大屁股呢!”

  他一邊說著,一邊轉過頭去,他想看一看自己的朋友聽了自己的話之後有什幺反應。

  少年看了看捷克所指的女人,然後轉過頭來,對著捷克笑著說:“真的是不錯,但她無法跟我的媽媽相比。我媽媽的屁股比她的要圓得多,要美得多!”

  他說的是事實,捷克也承認,傑裏的媽媽確實很迷人。跟自己的媽媽相比,即使比不上,也不會相差得太遠。

  爲什幺我以前對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幹她一回呢?捷克在暗暗責備著自己。

  他想著想著,突然兩眼一亮,又問傑裏:“要是有機會,你會不會幹你的媽媽呢?”

  那是一個很私人的問題,也是一個很敏感的問題,捷克擔心傑裏會生氣。誰知道傑裏聽了之後,卻笑著說:“這是我內心的秘密,你想,我會告訴你嗎,捷克?”

  聽了傑裏的話,捷克再次集中精神,他把傑裏當成自己,深入到他的思想中去。他敢斷言,傑裏不但想幹自己的媽媽,還想著幹自己的姐姐。那是一種有趣的性幻想,只要一想起媽媽,一起起姐姐,他就會很興奮。于是,捷克又對傑裏說:“對不起,傑裏,我剛才只想說,如果我有機會的話,我會幹我的媽媽。”

  當然,他已經強行姦淫了自己的媽媽,他已經把自己的精液全部灌入媽媽的蜜壺中,只是,他不能向傑裏說那事。

  “真的嗎?”傑裏皺著眉頭,態度很認真地問:“那你有什幺計畫,你打算用什幺辦法去幹她?”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