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吸毒还是受害者?宋冬野的逻辑到底有多流氓

精彩内容: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娛樂圈藝人的厚臉皮程度和賣慘技巧,堪稱所有行業之最。

宋冬野,一個民謠歌手。

作品有《董小姐》、《安和橋》、《莉莉安》、《斑馬,斑馬》。

不認識也不要緊,主要看看他這個人的迷惑言行。

此人87年生,紅于2012年的一首《董小姐》,後來憑借專輯《安和橋北》拿了首屆魯迅文化獎年度音樂獎。

但他沒紅多久,16年的時候,因爲XD被抓了。

還上了新聞。

當時宋冬野道歉。

說對不起父母妻子,親朋好友,經紀公司,和支持他的人,以後都不吸了。

這之後,宋冬野暫時淡出了公衆視線。

直到這次,突然平地炸出一聲雷,幹嘛呢?喊冤。

宋冬野說啊,自己的演出又被取消了,有人惡意舉報而被強行取消。

我們先搞清楚一件事,爲什麽他XD了,還可以演出?

根據文化部(以前)下達的通知,禁演時間是3年。

宋冬野2016年XD被抓,到2019年10月就滿了期限。

從2019年10月之後,是可以有線下演出的。

包括草莓音樂節之類的,都有參加。

而且,他其實在XD後寫的歌,也早放音樂平台上收聽了。

跑商演,也是麻溜的跑起來。

日程安排還挺緊,一天一個地方。

也就是說,宋冬野在XD後,日子過得比一般XD藝人好得多。

像陳羽凡、李代沫之類的,都在家裏摳腳。

10月16日,原本宋冬野在某地方又有一場演出,但被“壞人”舉報了。

最後,舉辦方主動取消了該場活動。

看清楚了啊。

區行政審批局同意了他的演出,但主辦方自己取消了。換句話說,就是主辦方覺得不值得。

群衆舉報,就意味著存在風險,主辦方不想冒這種風險。

宋冬野十分委屈,非常委屈,特別委屈,下面我們來欣賞他的口才。

宋冬野說,五年前我違法了,但後來再也沒碰毒品,我變好了。

說是這麽說,但其實並沒有真正覺得自己有錯。

宋冬野認爲自己很冤枉,沒殺害緝毒警察,販毒的才有罪,XD的是受害者啊。

是不是有意思?

他XD,他還是受害者。

爲啥他要這麽說呢?說來話長。

首先,因爲當藝人難

創作作品,難。

謹言慎行,難。

被網暴,難。

太難啦。

所以,藝人這個行業是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重災區

可D品,能讓人開心起來,能讓人睡個好覺,能拯救抑郁的他,所以他沒有抵擋住誘惑。

大壞壞都是毒販子,宋冬野只是一個備受抑郁折磨的受害者

後面的一大段,就是啰嗦話了。

我只想好好創作,搞音樂,況且現在我已經改了,爲什麽不能給我一條生路?

有趣吧?理一理他的邏輯,真是相當有趣。

我當藝人不容易,壓力大,我是受害者。

販毒的人是壞人,誘惑我,我是受害者。

緝毒警察不是我殺的,我是受害者。

我吸毒兩年,我改好了,我是受害者。

舉報的人是壞人,我是受害者。

我是受害者啊,爲什麽不給我一條生路?

哦喲,這賣慘伎倆,爽子看了要說一聲棒,不過水平也和爽子差不多就是了,全是漏洞。

我不知道藝人到底是怎麽看待自己的工作哈,總說當藝人很難,卻又舍不得改行。

這世上有誰活得很容易啦?

淩晨2點,早餐店就要起來熬湯和面准備5點多接食客,5點多,街頭上的清潔工就要上路打掃,不分雨雪。

辦公室裏,設計師要面臨甲方提出的像黑的白,撰稿人寫到截稿可能甲方要改brief,程序員加班加到沒日沒夜。

哪一個工種不是在拼命,不是在承受壓力。

如果抑郁XD有理,那這個世界上XD人群不知道要翻多少倍。

而且,宋冬野可能忘了,他最開始XD,不是什麽壓力大和抑郁。

就是演出完之後,別人抽,也給他抽,就抽上了。

後來想戒一直沒戒成,就這麽斷斷續續的抽了兩年。

況且在宋冬野的心裏,這是個壞事,但沒大家想的那麽嚴重。

反正可以改正嘛。

後來被抓道歉,也不過和柯震東的心理差不多。

柯震東在大紅時期,曾做過禁毒大使。

但實際上,他只紅了叁年,就有兩年XD史。

被抓後,柯震東痛哭流涕,說自己錯了。

但我不太相信他的認錯是真心的。

一個XD的人,前一刻飄飄欲仙,後一刻哭著說自己錯了,很大程度是懊悔,懊悔自己怎麽就被抓了,怎麽就把大好前程搞砸了。

宋冬野也一樣。

他說當藝人難,會得抑郁症,後來他有放棄嗎?沒有。

相反的是,因爲商演開不了,別人叫他去擰螺絲,他就跳腳。

別人叫他好好看看,XD明星到底在整條利益鏈上充當什麽樣的角色,他也依然說自己委屈。

就這樣的態度,是真心認錯?

事情發酵起來後,不久宋冬野就被禁言。

禁言這一塊,我覺得還有待探討。

但有一大批人爲他喊冤,我就不太懂了。

裝裝理中客啦,說網友的正義是二極管。

說做錯了事的人,應該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違法犯罪的人當然有改過自新的機會,這機會指的是重新做人,而不是重新做明星。

而且,XD不同于其他道德上的劣迹,除開對社會影響太壞之外,還涉及到緝毒警察的命。

講一個緝毒警察的故事,可能很多人看過。

27年前,有一個緝毒警察叫張從順。

在一次抓捕毒販的過程中,被手榴彈炸傷。

小腿上的肉被手榴彈炸沒了。

彈片從他的眉心中穿進去。

當時張從順還在照顧隊友,說要把重傷的先送走。

實際上,離毒販最近的他,是傷最重的那一個,最後因搶救無效犧牲。

那時,張從順的孩子張子權只有10歲。

張子權說,一看到爹爹的照片就想哭。

爹爹走後,張子權也當上了警察。

同樣是緝毒警察。

有一句很痛心的話。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那個緝毒警察的臉,就說明他犧牲了。

後來,張子權和他爹一樣,也因公犧牲。

一家五口,一個女人,四個警察,因公犧牲了兩個。

作爲母親、妻子、兄弟,他們痛不痛?他們難受不難受?

而這犧牲的父子倆,只是千千萬萬的緝毒警察中的一份子。

死去的人才能露臉,活著的緝毒警,依然冒著生命危險與毒販交鋒。

受傷、流血是家常便飯。

更殘忍的,是在緝毒過程中,被毒販要求試毒。

緝毒警察失去的是命,宋冬野失去的只是商演,有可比性?

而且,真要計較的話,宋冬野連代價都沒有付。

2016年10月他被抓,2017年就舉辦了音樂會,票價280一張。

隔天,共青團就做了一張圖來諷刺。

你的而今是音樂會,緝毒警察的而今,沒有草莓、藍天和音樂。

當然,這些宋冬野不會懂。

如果他能懂,他能把憐惜自己的勁拿出來一點點共情這些犧牲的緝毒警,他就不會說出之前那篇滿口胡言。

這個世界有很多條路,每個人都會選擇一條更適合自己、走起來會越來越寬廣的路,畢竟人都是趨利避害。

哪怕宋冬野說當藝人有多麽多麽難,張雨绮宋佳之類的明星,口口聲聲喊著藝人是高危行業,但他們都沒有放棄。

不是因爲高尚,是因爲趨利。

明星們走在光鮮大道上,物質生活超越99%的人,工作人員得捧著哄著,蹲下來給你穿鞋子,明星還可以隨時說跑路就跑路。

可緝毒警察,走的是另一條路。

那條路上,沒有燈光,沒有人知道你是誰,腳下還都是荊棘和陷阱,活了就活了,死了就死了,今天不一定能看到明天。

生而爲人,真的不要求能做一個多高尚的人,至少做一個有良心的人。

緝毒警察對于宋冬野來說,應該是要感謝的人,是愧對的人,而不是在他們面前喊冤的人。

宋冬野沒有資格,也沒有臉面。

期望有一天,XD對于明星來說,就是一條不能觸碰的線,只有沉沒成本夠大,警示的作用才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