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妖艳的香体

精彩内容:

山葉裕美,美豔動人,是全校公認的。她的教學很認真,美麗的臉一笑就有兩個酒窩,嬌聲細語的聲音出自那朱唇,悅耳動聽。她的肌膚白嫩,雙乳肥脹豐滿,全身散發出一種特有的氣質和韻味,使每一位上她課的男生班,如沐浴春風中,尤其是她那些黑白分明而水汪汪的眼睛,好像蘊含藏懾人心魂的媚態。  
吉岡剋敏每次上她的課時,耳聽她在念英文,雙眼瞪著她隨時一抖的大乳房,妄想著乳房摸在手中的感覺,想著前幾天才幹過的小穴,著想著大雞巳忍不件的挺了起來。  
在他的心中,他始終想著如何設法再勾引裕美老師到手,再次品嚐她的成孰肉體。  
星期六的下午,上完課之後,他故意最後一個走。  
裕美穿二件淺黃色的襯衫,粉紅色的裙子,美麗動人。展露在無袖襯衫渾圓手臂平放在講桌上,微微張開的腋下,長滿了兩堆濃密的腋毛,性感極了。看得他心神飄蕩。  
「剋敏,你是怎幺了,英文老是唸錯,要好好的用功了,不然你考不上學校的。」  
「是的,老師,可是我這幾天老神心神不甯的,根本靜不下來,當然書也就讀不下去了。」  
他開始用言語來引誘她,看她的反應如何。  
「剋敏,你到底在想什幺?」  
「老師,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剋敏,你到底要說什幺,請你說明白。」  
「因妳是我的老師,學識及知識比我豐富,而且妳比我大,所以請妳替我解決睏難。」  
「哦!是嗎?那你說說看,看我是否解答你解決的」  
「妳一定可以的,而且妳也經常在做」  
「你說的是什幺意思?我都給你弄糊塗了。」  
「好吧!請問老師!不論男女活在這個世上,除了食、衣、住、行外,到底還需要什幺,」  
「人來到這個世上,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不就是爲了衣食住行在忙碌,難道還欠缺什幺嗎?」  
「老師!有的,除了這些外,不論男女,都有七情六慾,不是嗎?」  
裕美一聽,心中微震,看著這個高她一個頭的高中生,難道他又想來要我自己跟他做愛了。  
「你說得沒錯,但是我覺得你也該收收心了,不要老想到男女之間的事上,該用功了。」  
「老師!妳應該知道我妄想妳很久了,我太想你了,所以心神不甯,尤其是看見了妳,更加的心神不安了。」  
她一聽,心喘急促的問:  
「不要再說下去了。」  
「老實說,老師,因妳長太美太動人了,妳知道嗎,妳是全校公認最有媚力的女人。我常在睡覺中夢見和妳在做愛,使我不
是手淫自慰,就是夢洩合資難忍受相思之苦。」  
裕美聽了臉紅耳赤,她的下體情不禁的流出了淫水。連話都答不出來了。  
剋敏見她臉紅耳赤,知道她已被挑逗起來了,于是打鐵趁熱,走到她的背後,雙手按在她的肩上,把唇貼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  
「老師,我好喜歡妳!好愛妳、現在我要妳,我要妳幫我解決我的相思之苦」  
裕美搖著頭說:  
「吉岡!不行,請你尊重我好嗎?難道你摺磨我得還不夠嗎」  
「親愛的老師,現在是什幺時代了,又不會傷害妳,把要的是妳給我精神上和肉體的愛,讓我享受一下性愛的滋味,也讓妳享受銷
魂的滋味,怎幺樣呀」  
他才一說完,雙手從背後伸到胸前,握著她的那豐滿的乳房,又揉又搓的,手指捏著玉峰上的乳頭,再將頭伸過來,緊緊的吻住了
她的朱唇,吸吹著她甘甜的舌尖。  
裕美被剋敏摸得全身顫抖  
「啊!不!剋敏!不行啊!」  
他不但不放手,反而一手伸入她的衣服的胸罩中,握著她那肥大的乳房,一手解開她衣服的釦子,再把胸罩解了下來,然後把衣服和
胸罩全部一扯掉,她的上身變得精光了。  
她掙紮的叫著:  
「哎呀!不要亂來啊!不要咬啊!」  
剋敏使出一套眼明手快的方法,一手摸著豐滿的乳房,一手插叁角褲內,摸索著她的陰毛和陰唇,用嘴含著乳頭吸吹著。  
因爲她拼命夾緊雙腿,使他的手無法插進她的洞穴中,她急忙用雙手握住他摸陰部的手說:  
「剋敏,你不能對我這幺無理,我畢竟是你的老師啊」  
「不行!誰叫妳長得美長得動人,我想妳想了好久了,今天非讓我得到手不可,反正妳和教務主任都叁腿了,而且幾天前也玩過的,我
現在說要就要,妳休想反抗。」  
「剋敏,你講這話聽了叫人害怕,不要因爲家裏的情況,腦子裏就胡思亂想的爲非作歹的,更何況你還是留校查看中,該好好的收收心才好。」  
「別說那幺多的大道理了,快點來治治我的相思病,妳不是答應要替我解決睏難的嗎?」  
「我是這幺說過,但是也不用我的身體吧,那是不道德的事呀!」  
「少來了,還有什幺道德和害羞的嘛,想妳從石黑那裏也學會了不少的性經驗,爲何不言教重于身教呢?拿出妳的教學生誠意來,讓我再
度賞賞男女性愛的樂趣,以慰我相思之苦。」  
「求你,不要」  
「老師,妳漂亮的臉蛋,豐滿成熟的身體,都使我著迷,從地下室那一夜開始,性愛的經驗也該豐富了。」  
她一聽真是訝異,難道自己的美麗真是一個錯誤,要受到男人的獸行,他們爲什幺不放過她呢?  
「來吧!來樂一樂吧!」  
他說著走到她的面前一站,用手把學生褲的拉鍊拉下來,把那支熱燙的陰莖掏了出來,直挺挺的高翹在她的面前。  
她的臉色很是不好看,叫著:  
「老師!妳不看嗎,難道這不是女人喜歡的陰莖;老師,用妳的手來摸一摸,感覺一下它的真實。」  
剋敏強拉著裕美的手,緊握著自己的大肉棒,一手揉捏著她的乳房和乳頭。  
裕美被他摸的全身發抖,已無法反抗的終于張開朱唇,伸出了舌頭,兩人就狂吻了起來。  
她那握著陰莖的手也開始運動了起來,性慾已經上昇了。  
剋敏看到她這種反應,知道她已進入性慾興奮的狀態,一把將她的軀體抱了起來,放在請台上。  
「剋敏,不行!快放開我,求求你。」  
他把她抛在講台上,痛得她眼裏直冒金星,反身將教室的門窗關好,動手爲她脫去衣服和胸罩。  
她那一雙豐滿雪白的乳房美豔極了。她用手摸著她的乳房,竟然是彈性十足,入手仁是觸電一般,舒服極了。  
剋敏知道其實她很想要,而又不好意思說。  
「女人嘛!都是天生一副嬌羞的個體,心裏直點頭說畏,而口中卻叫著不行!不要!,其實啊!女人口中叫的和心中想的恰好相反。」  
慾火燒得她像是在發狂似的,把自己的衣服也脫個精光。把她的乳房用嘴又吸又吮的玩弄著,一手摸著乳房。  
他玩弄了一陣之後,迫不及待的把她裙子和叁角褲全部脫光了。  
她嬌籲籲的掙紮著,一雙豐滿的乳房不停的跳躍著,那幺的迷人。  
「哦!剋敏,不可以啊!不行!求求你....不要」  
她此時春心蕩漾,全身發抖,一邊掙紮,一邊嬌聲的大叫著,真是太美人誘  
她的陰毛密厚黑又粗又長,將整個陰戶包住,下面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還紅通通的,就好像惠子的陰戶一樣,肉唇上溼淋淋的挂滿淫水,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貝殼一樣。  
他把她的兩腿分開,用嘴唇先在那洞上舔弄一番,再用舌尖舔著她的陰唇,舌尖伸進小穴裏刷著,再用牙齒咬住她的陰核。  
「啊」  
裕美被剋敏弄得癢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動,雙手抓著他的頭,屁股不斷的往上梃,向左右扭著。  
「唔.受不了....」  
他用舌頭一陣猛吸猛吮猛咬之後,她的一股熱滾滾的淫液,已像水龍頭似的,不停的流了出來。  
她全身一陣顫抖,彎起兩腿,把屁股擡得更高,把整個陰戶凸出來,讓她徹底的舔著她的蜜汁。  
「嘿!老師,還滿意嗎?」  
剋敏看著她的姿色,心情極爲悸動。  
裕美哭笑不得的嘲弄自己身爲一個教師,現在居然淪落到娼婦,供人隨意的擺布。  
他用力的扭著她,裕美悲嗚的抗拒著,他用力的壓著她的上半身,去感受她豐滿胸部的柔軟。  
剋敏強索裕美的吻,她的唇有一股甜蜜的味道,剋敏熱熱的唇包容著她優美的唇。剋敏有大人的臉,積存的性經驗,和這絕世美女接吻,更是無言比喻。臉泛紅不停的流著汀,激情的吸著裕美的舌頭,覺得上了雲端似的,全身輕飄飄的恐覺。  
而另一方面,裕美被這高中生剋敏的舌頭巧妙的帶動下,也吸吹著剋敏的舌  
「哦!不!快拿開你的手。」  
裕美覺得全身麻痺了,裕美肢體的抖動,挑逗著剋敏。  
「啊!感覺如何啊?老師,妳知道嗎?妳的生理結構,任何男人看了都會爲之心動。」  
剋敏想起石黑的手撫著她的花唇時,在他內心起了強可的嫉妒心,他惡意的挑逗著。  
「哎呀!你在挖什幺呀!」  
裕美渾身震動,他正在挖她的肛門穴。  
「唔!」  
她的淚垂落了下來,她痛恨自己無法逃離男人的魔掌,自暴自棄的將臉靠近刪了剋敏。  
他撫著因嗚咽裕美的肩膀,一手揉著她的乳房,手掌包著她的整個乳房,去感受乳頭的反應。他和權藤共謀監禁裕美,剋敏也是這樣的揉著她的乳房,那種感覺使他昂奮。  
他接著乳房後,手大膽的在肉的上描繪著,裕美的臉仰起,再次的搜尋他的唇。  
他們的兩片唇,激情的結合著,熱烈的接吻著,裕美將剋敏的舌頭捉住,積極的吸著。  
他想著女人真是奇妙啊,她的感情完全洩了出來,他摸著乳房時,她的全身起了激烈的反應。  
剋敏很有耐心的撫著她的乳部,兩個人都熱熱的吻著,他的手掌蓋住乳房,用中指戟著乳頭。裕美從鼻子叫出聲來,從嘴的空隙中發出長長的吐氣聲,剋敏將舌頭插入口中的深處,女教師貪求著。  
裕美將剋敏的唾液吞下,她感覺到她的官能起了性的反應。  
「老師,讓我再看看妳的身體。」  
剋敏的唇離開她的,在她的耳邊嗫嚅著,裕美的胸口激烈的起伏著,大聲的喘急著。  
他欣賞著她的身體,裕美不好意思的閉上眼睛,剋敏看著她裸露的姿色了,大口的吞著口水。  
他從她的腰下掃射著,從大腿到腳趾,是一道多幺美的曲線,他看著她閉著眼睛的美貌說:  
「張開眼,也看看我的身體吧」  
「不!好羞恥啊」  
比她小六歲的剋敏的裸身,使裕美臉紅耳赤,非常的害羞,瞬問,剋敏看出裕美有潛在的娼婦性格。  
「啊!我這是在幹什幺」  
她動了一下肩膀,扪心自問著,裕美肌膚的抖著,使剋敏心之一震,有一股沖動想去驅使她的肉體。  
剋敏的身體向前兩手蓋在她的乳房上。  
「啊.你....惠子是不是哭過?」  
「老師....」  
剋敏知道她的意思,常惠子破瓜的時候,害怕的哭了,他看著老師白色的肌膚上有赤紅色的痕迹,那是權藤麻繩綁她的時候留下來的,他想起了石黑的暴行,剋敏自責的哭泣著。  
「畜生....」  
他留下裕美,剋敏沖出了教室。  
剋敏開著車,來到社會科老師立川的家,他決定拯救裕美走出惡魔的地獄,但必須要有幫手才可。  
剋敏雖然是不良少年,但是正義感強,而立川也是硬漢,他要讓立川知道這件事的經過。  
剋敏想起了惠子無邪的笑。